入野

生存好难

我终于失去了你

我们被自我绑架

说谎的吞一万根针

生而为人,对不起。

我们不能决定是否出生但可以决定是否死亡。但自愿的死亡总被人嘲笑和怜悯。连被动的出生都能带来大部分的喜悦,那主动的死亡为何不能留有一丝丝的欢呼和掌声。

我怎么想 管你屁事

从来都只问感不感动 从来不问愿不愿意 。感动是感性 愿意是理性 。我恨你, 但我不是必须杀了你 。它们永远是两个问题。

如果死亡是不带有痛苦的,那我们不应该惧怕它。